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妖神在唐朝

第二百七十一章

妖神在唐朝 秋雨冥 3505 2020-03-25 19:55

对别的感到恐惧倒还有可能,但是对结婚感到恐惧,却好像怎么也不应该发生在他们之间。他和婕从小两家是邻居,青梅竹马。

婕美丽、敏感、遇事冷静,甚至还有人说过她有一点骄傲,但是阿彬知道,她的婕是温热的、柔软的,能仔细钻进他心里的每一个角落,也可以把他整个的包围。他们是那么相爱,谁都觉得他们是一对。

虽然当中曾经因为阿彬去日本打工,两人分开了一段时间,但是那么多年都一起走过来,这点小事有什么关系呢,在阿彬心里,她比什么都重要,她一个电话,就能把他从海那边唤回来。

婕记得那次电话――“阿彬,我病了。““什么?怎么了?““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。““……我买明天的机票回来!““嗯……“莎草娃娃的头上渐渐长出一丛毛茸茸的绿意。

白天。阿彬上班去了。

现在,房间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。外面城市的喧嚣隔着白色的窗帘传来,总有一些声色犬马被滤过,飘进壁橱里婕的耳朵。偶尔,婕也会很想挑起帘子的边缘,看上一眼,但每当她的手指触碰到帘子外面的空气,就会有一种奇怪的紧张和窒息感突如其来,淹没了眼前的世界。

很不巧,婕揭起窗帘的手碰翻了窗台上的莎草娃娃,娃娃掉下去,飞快地向前翻滚,绕过一辆自行车的后轮,躲过一个试图截住它的老头,停在一双锃亮的皮鞋边,那个男人弯腰捡起娃娃,头转过来,望向这边,他的脸,……!!!叮咚!叮咚!婕身后的门铃也就在这时猛然响起。

?!

婕呼吸急促,已经几乎瘫倒在墙边。

是阿彬。他进门快走两步,抱住了她。两粒橙色的药片和半杯水之后,婕的呼吸渐渐缓和下来。

“没事吧?“阿彬问。

婕紧紧抓住阿彬的手臂“我刚才又看到那个人了,好可怕……他在外面的街上,他看到我了!“阿彬摇了摇头。“医生说了需要时间,你不相信医生,也应该相信我。““可是那真的不像是幻觉,我……“阿彬用冷静而略带一丝不满的眼睛看着她,使她话说到一半又吞回去。

“……你怎么提前回来了?““今天早下班,你看,我还去给你买了这么多零食。“

3

半个月亮挂在天空当中。

房东吴老太太看完8点钟的电视栏目,突然想起今天晚报还没拿,出门却看见大门边的报箱旁,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贴了一排纸,这最令她气愤了,上次有一个贴广告的在往墙上刷胶水时被她当场逮住,送到了居委会。她决不允许自己家的墙成了招贴栏,所以她坚决地把它们一张张撕下来。

二楼,大床上,婕枕着阿彬的左手。

婕悄悄地说“你给我唱歌吧。““唱什么呢?““要唱歌词里有婕的。““让我想想……“阿彬就唱了起来,歌声飞出房间,飞过街道。

吴太太听到那歌声,不禁在门口的路灯下停住了,抬头望向那扇没有开灯的窗户,突然忘了自己要干什么。

婕的手环抱着阿彬,房间里很黑。婕说“阿彬,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?你来我家玩,我们捉迷藏的时候你躲在我家的壁橱里,我怎么找都找不到,后来我大哭起来,我家里人也来帮我找,大家乱成一团,你却突然出现在大家的身后,说你在壁橱里睡着了。“

“你当时就破涕为笑了。““原来你当时是在说笑话啊?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躲在壁橱里?““是,是。我是真的睡着了。如果不是你哭得那么响,我想,我现在说不定还睡在壁橱里面。你永远都找不到我。““你在壁橱里什么感觉?““黑,像这房间里现在这样的黑。““我开始对这样的生活上瘾了,只有我和你,吵闹的世界与我们整个的隔绝,没有什么能影响我们,破坏我们,我们就像小时候躲在温暖的壁橱里面。““……““壁橱里真黑,但黑的让人觉得温暖和安全……后来我告诉了你爸爸,害得你挨了一顿打。阿彬,都是我不好。……对了,还有这次的生病,使你回来陪我,放弃了在日本的工作,我们好像早就应该结婚了,我也真的想跟你结婚,可是……阿彬。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阿彬,阿彬?“

身边的男人已经睡着了。

婕辗转反侧,怎么也无法入睡。窗外淡淡的月光隔着窗帘透进来,带来在壁橱里时透过门缝往外看的感觉,那时的光线也像这样,模模糊糊的,大人们在外面忙碌……

婕听到一阵叽叽咕咕的怪声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窗外。她的眼睛紧紧盯着窗口。

是爬水管的声音,有什么东西在沿着金属水管爬上来!

婕对自己说“是幻觉,是幻觉。“她闭上眼睛。声音没有了。房间里,窗外面,都那么安静,但安静得好像有点不正常。

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婕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……窗台上,爬着一个人!夏末的凉风把窗帘吹起,露出那个人的脸……!

婕再也受不了这种惊吓,她尖叫!

4

婕和阿彬几乎是在争吵。

“窗外没人!什么也没有!“阿彬说。

“可是我真的看到了,而且下水管确实有一节断了,你也看到了。“婕很焦虑。

“你干什么!这么大的声音不怕邻居发现吗!“婕看着他。

“我没看见,而且我相信如果真有这么个家伙他不可能一下子就跑得掉!你昨晚把我从床上吓醒得时候我动作还是够利落的,不可能有人可以在几秒之内从这里下去再跑过院子外面的马路,刘翔也做不到。他跳下二楼,地上会有脚印!还有那个水管,我问过房东了,她说上个礼拜就破了,我还为此不得不陪她一起骂了两分钟该死的物业,现在我要迟到了!“

“可是……““把门锁好。按时吃药,有事情就打我手机,再见亲爱的!“阿彬穿上西装,来不及把脖子上的领带束好,拎起提包往外走,忽然想起什么,停下转过来看着愣在那里的婕,说

“没事的,相信我。罗医生说,三个月你一定会好,我们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月零十三天了,至今没有人发现你住在这里,你也一直都在好转不是?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!别再让我等了,好吗?“阿彬在婕的额头吻了一下,温柔地看着她。

婕看着阿彬,微微点头。

阿彬从她身后桌上的早点里拿起一根油条,笑了一下,出门去了。

5

婕没有告诉阿彬莎草娃娃掉下去的事情。她不想再惹他生气。婕觉得自己已经欠阿彬很多。这些天来,婕经常回想往事――本来,他们在今年元旦就准备结婚,可是阿彬在日本的工作出现很好的机会,阿彬不想放过,在此后的半年里,他们虽然彼此分开,但因为距离而更加想念。阿彬说秋天应该就能回来,和婕结婚。但是,等待中的婕却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。她会忽然的紧张,甚至有一次还出现短暂的窒息。她说她看到面容可怕的人在跟踪她,她被送去了医院……然后就有了那个电话――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