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玄幻魔法 大明望族

第六百九十章 朱阙牙璋(六)

大明望族 雁九 10248 2020-05-23 09:20

彰德府城安阳,赵王府

赵王朱祐棌自从知道临漳的消息便是寝食难安,着急上火嘴边起了一圈燎泡,说话时牵牵嘴角便是钻心的疼。

他只得一边儿捂着嘴嘶嘶吸着凉气,一边儿有气无力的冲儿子挥手“不要惹祸,不要惹祸……”

“不惹祸,祸便不来了吗?!祸已临头了,父、王!”世子朱厚煜咬着后槽牙道。

朱厚煜是赵王嫡长子,年方十六,自幼聪敏,勤学好问,尤以诗文见长,因文藻弘丽,在彰德府文人圈里还颇有才名。

赵王一向优柔寡断,世子虽还是个少年郎,却不得不早早成熟起来,如今已是能当得起赵王府半个家。

只是遇到现下这种关乎整个藩国存亡的大事时,自还是要赵王做主的。

然这几日赵王做的仅仅是,让才华横溢的儿子写一封又一封文采斐然的折子送往京师……

“我们倒是等圣旨了,他们没有圣旨不也照样抄了临漳!”世子跺足道,“廖镗那阉奴来了到现在还没来拜见您……”

宗藩内部倾轧争斗极为频繁,而且更加凶残,赵王朱祐棌先前还不是差点被亲爹朱见灂整死,而其中哪能少得了临漳、汤阴、平乡等诸郡王掺和。

其实赵王世子瞧诸郡王是不大顺眼的,说实话,收拾临漳他乐见其成,但,绝对不能以“为祸地方、意图谋反”的罪名!

前者表示赵王府无能缺乏束缚,更直接影响赵王府声誉,作为一个“读书人”,世子还是把声誉看得很重的。

后者更不用说了,真被认定是谋反,那,看看安化叛乱后,山陕诸藩的下场,就知道赵藩会如何了。

奈何他这亲爹……

赵王阖着眼,捂着嘴,只冲儿子摆手,“廖镗不来才好……”

却是说曹操曹操到,说话间,外头赵王贴身内侍飞也似的奔来禀报,巡抚沈瑞、镇守太监廖镗、指挥使周贤、知府余潘来访。

赵王猛的睁开眼,捂着嘴的手都不自觉抖了抖,一张脸更白了几分,强稳住心神,问道“周贤?!可……带着兵马?”

那内侍也是勉强挤出个笑来,却比哭还难看,“外头报是有一队人马,但在府门外候着,没……没围府……”

赵王松了口气,愁眉苦脸道“更衣吧。”

他扭头去看儿子,还没想好要不要让其一并过去,既想儿子在身边壮壮胆气,又怕这小子口没遮拦的惹下大祸。

结果世子根本没等他决断,招呼一声,便大步流星出了门,回去更衣了。

赵王也只好唉声叹气的认了。

然后,很快,他便后悔了。

承运殿里见过礼设了座,不等众人开口打官腔,赵王世子已先一步用极是亲近的语气,笑眯眯问周贤道“表叔怎的来了彰德?可是奉旨来办差?”

赵王听得“奉旨”便脑子嗡嗡响,奈何素无急智,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岔开才是。

那厢周贤已带上了对待晚辈的和煦笑容,温声道“正是。皇上有旨令沈巡抚总制山东河南军务,我谨遵圣旨,听从沈巡抚调令,方来了彰德。”

世子笑得无邪,一派天真道“原来是这么个奉旨。小侄还道是皇上神机妙算,早便防范诸藩了。”

此言一出,诸人面上都难看起来。

朝廷防范诸藩也不是一年两年十年八年了,那是从永乐起便一直防着呢。

只是,这层窗户纸是能捅破的吗?!

沈瑞、廖镗几乎异口同声冷然道“世子慎言。”

赵王险些背过气去,急忙找补去糊那窗户纸,一边呵斥世子,一边向众人表示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,胡乱听了些谣言云云。

世子却是压根不在乎,掉过头去盯着沈瑞,皮笑肉不笑道“这么说,不知沈大人是怎么个奉旨查抄临漳王府?”

沈瑞淡淡一笑,在他前世历史上,这位未来的赵王德才兼备,是宗室里难得的好王爷,他其实对这位还是有些期许的。不料现下,这还只是个熊孩子。

没有回答世子,沈瑞只转向赵王道“下官等此来正要向王爷禀明。下官于武安县平乱,查得乱匪竟系临漳王府豢养,且辅国将军朱祐椋在磁山、磁州更有诸多不法事,事出紧急,下官职责所在,方调周指挥使前来协助执法。”

世子则再一次抢在父亲发声前,凉凉道“太祖皇明祖训有云,‘皇亲国戚有犯,在嗣君自决。犯轻者,与在京诸亲会议,重者与在外诸王及在京诸亲会议,皆取自上裁,其所犯之家,止许法司举奏,并不许擅、自、逮、问。’”

到了末一句,特地咬了重音,死死盯住沈瑞与周贤。

沈瑞这方转头冲世子拱了拱手,“世子学识渊博。只是,下官记得,祖训中还有一句,乃是,‘惟谋逆不赦’。”

世子脸色愈发黑沉,厉声道“沈大人慎言!谋逆重罪岂可草草定论?!大人须知‘凡风宪官以王小过奏闻,离见亲亲者,斩;风闻王有大过,而无实际可验,辄以上闻者,其罪亦同’!”

却是一旁廖镗嗤笑了一声,颇有些拿腔拿调道“世子爷这太祖爷的祖训背得恁是熟呐,只不过嘛,沈大人收拢的案宗也有几箱子,有无‘实际可验’,世子倒也不妨去看看。”

知府余潘一直悄然缩在椅子里作重病状,此时偷眼去看廖镗,心下暗骂,这该死的阉竖收了恁多礼,却调头向沈瑞摇尾了!哼,沈抄家必是要除尽刘党的,且看这阉竖什么下场!

世子似对廖镗厌恶之极,只瞪了他一眼,仍冲沈瑞道“谋逆这等重罪,当由朝廷判定,不是你等几张哪里找来的山匪流民口供胡混过去便可作数的!”

“私设关卡、伪造关防印信,皆有实物为证。依大明律,亦是死罪处斩。”沈瑞道,“世子放心,下官岂敢‘妄判’宗室,一应卷宗证物皆已递回京师,由皇上圣裁。”

世子先前只一心想着撕掳掉意图谋反这桩,倒是一时哑然,转而强辩道“便依律死罪处斩,也不过一人耳,尔等如何敢擅自查抄王府?!”

沈瑞并不回话,却调头向赵王问道“朱祐椋私设关卡、榷场已有近十年之久,王爷竟毫不知情吗?”

赵王一直想插嘴也没插上,真到这会儿轮到他说话了,却又是这等尖刻问题,不由头疼欲裂,张了张嘴,也只能道“实是不知,是本王失察……那个,本王已上书皇上……”

世子只能抛开自己的话题,先来为父亲解围,道“我父王宅心仁厚,亲族皆知,不免被他们巧言蒙蔽了去。且到底相隔两地,先前宗室无旨不得出城,对外地诸府的约束便也弱些。此事一出,我父王也是震惊异常,当即便写了折子进京,这几日也是辗转难眠……”

沈瑞点头接口道“早便听闻王爷宽和慈善,此番河南受灾,王爷与世子还曾捐出禄米设粥棚赈济灾民。”说着便问余知府此事。

余知府只能堆起满脸笑容来,沙哑着嗓子连道正是,倒也说得上是哪里的粥棚,显见来前做过功课。

廖镗也插口进来,表示自己也曾听闻此事,竟似忘了方才怼过世子一般,又吹捧起赵王父子来,直赞赵王仁义,实诸藩表率云云。

殿内气氛登时轻松了起来。

赵王世子到底是个半大少年,再是聪敏,又哪里抵得上这群官场中人,被绕得有些迷糊,愣了半晌方回过神来,心下不由暗骂沈瑞奸猾,岔开话题。

但这口气一泄,就很难再提起气来掰扯查抄临漳王府之事。

况且,既沈瑞他们这般夸了自家了,那就是把自家与临漳王府分开了,且又保了赵王府名声,那他还掰扯什么!

掉头看到明显放松了、说起客套话来的父亲,世子忽然就觉得自己先前有些傻。磨了磨后槽牙,他也不想再说话了。

廖镗等好一番官场客套,哄得赵王露出笑容来。

沈瑞方道“下官此来,一是向王爷禀明临漳之事,另有几桩小事,想请王爷示下。当下顶顶要紧的,便是方才说的赈济灾民。”

赵王软弱是软弱,却不是个糊涂人,闻言忙道“都是大明子民,本王身为朱家子孙,自当尽一份力,今岁本王与吾儿禄米尽数捐与府衙,赈济灾民。”

说着又去看儿子,咳嗽了一声,本想提醒儿子赶紧再圆几句好听的,却见这臭小子眼观鼻鼻观心装起哑巴来,不由气结,该说话时偏不说话了!

没奈何,只得自家继续道“腊月正月里,王府再增设几处粥棚,此事由吾儿全权操办。”

沈瑞一副肃然起敬的模样,道“王爷仁善慈心,实是百姓之福!只是听闻先前宁府小公子上京,颇带了些护卫,赵府这边也帮衬了些粮草。王爷此番又如此大手笔捐粮,不知道府上余粮可还够,莫要委屈了府中才是。”

口中说着宁府小公子,他的目光若有若无的扫过那边余知府,余知府不由身子一僵。

赵王神情也不自在起来,还不是因着那太庙司香!

他这样的老实人是不图将来有啥的,但也同样不愿得罪一个将来有可能一步登天的人嘛,因此别说粮草,就是盘缠,也是奉上了些的。

当着沈瑞这等小皇帝的心腹,哪敢说什么继任的好话,他也只能讪讪道“都是一家子亲戚,便就,嗯,便就帮衬了一二。”

好在他的宝贝儿子及时开腔帮忙了,世子道“沈大人放心,王府多少还是有些余粮的,几处王庄或多或少也能调粮过来,我父王也会修书与赵属各藩府,令多捐米粮造福地方。”

沈瑞拱手道“下官代百姓谢过王爷与世子!”

廖镗却又笑眯眯补上一句,“临漳的粮米,想来也可作赈灾之用,也能解一解今冬燃眉之急呐。”

世子气不打一处来,恶狠狠的瞪向廖镗,到底没忍住,讥讽道“听闻廖大人刚来彰德便已收获颇丰,可是也要捐出来赈济灾民吗?”

廖镗非但没有恼怒,反倒一击掌,笑道“世子倒是真个料事如神,咱家正有此打算。”说着就向沈瑞道“有不少官吏乡绅也想尽一份心,捐了些钱粮,咱家已一一造册,待王府这边事毕,刚好请沈大人一并收验了吧。”

世子气得七窍生烟,心下大骂阉竖无耻,明明是刮地三尺,两句话便粉饰成天下第一大善人了!

又想,搞不好这两人狼狈为奸,姓沈的装模作样收了账册,却并不收赃款,回头做个假账来搪塞!他可要好好的盯着这两个东西,一旦抓到把柄,就叫他们好看!

余知府心里是万马奔腾,这阉竖出声帮忙向沈瑞示好也就罢了,居然还捐钱粮,是真要投靠沈瑞了?还是看沈抄家来势汹汹暂避锋芒?!这也关系到许多事之后的布局……

不过,投靠不投靠的,说甚他娘的官绅捐粮米,忒也坑人!镇守太监说捐了,身为知府的难道能干看着?!这一遭又不知道要破费多少!

沈瑞先前也没想到廖镗能配合到这种程度,嘴上忙着客套赞了廖镗几句。

他才不会管廖镗此时是不是假意捐粮,便是假的,他也会挤兑廖镗成真捐。

沈瑞这一路上耳朵里早灌满了廖镗种种刮地皮光辉事迹,便是廖镗之后要投靠张永,他也不会轻易放过,必要让这厮将赃款都吐出来,用以建设河南,“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”。

沈瑞赞完廖镗,又将话题转回到赵王父子身上,“廖大人说世子料事如神,果然如此,下官想禀明王爷的其中两桩事,刚刚世子也都提到了。”

赵王不免又有些紧张起来,世子脸色也难看起来。

沈瑞似浑然不觉,兀自道“一是赵属藩府事,王爷虽也约束诸府,但如世子所言,王爷最是宅心仁厚,不免受人蒙。下官在查临漳案时,也有涉及汤阴等国,少不得要再追查一番了,特来禀明王爷。”

都盯上汤阴王府了,还来问啥?汤阴郡王和临漳郡王是一路货色。赵王忙着撇清,道“先前是本王失察,嗯,失察。若各府有犯国法者,本王也决不包庇,嗯,决不包庇!”

他话音刚落,沈瑞立刻跟上一句“王爷深明大义”,语气可比刚才赞廖镗诚恳多了。

而后方又慢悠悠道“另一桩事关王庄。王爷也知,皇上已下旨在河南清丈田亩,不日将在府城清丈各家田亩,当然,也包括王府各处王庄,还需府上配合。此前在临漳审案时,发现有不少隐田以及恶意投献,皆依照国法充公或退还原主,此番若府城若也有,则也需照国法而行。特此禀明王爷。”

赵王虽不理庶务,但于这些还是心里有数的,有道是马无夜草不肥,支撑这么大一个王府种种开销,只靠明面上那点王庄,如何能够!

只是,他们左一个深明大义右一个依照国法,他又如何还能开口说不行?!

赵王只觉得脖子僵硬得厉害,是点头不得,摇头也不得。

世子则深深看了沈瑞一眼,“沈大人是说,彰德府各家都要清丈?河南各藩府都要清丈?”

沈瑞故作诧异道“皇上旨意已下发多时了,世子竟未听闻吗?皇上下旨,河南各府、各州县、各家各户,皆要清丈。”

说着又向赵王拱手道“王爷也是为河南诸藩作个表率。”

世子冷冷截口道“河南诸国中,我父王既不是年最长者,因为不是辈分最高者,这个表率,赵府不敢领。”

清丈田亩,那就是在宗室口中夺食,本身禄米便发得艰难,不时有拖欠,再拿走田亩,就真是要逼死逼反宗室了!

赵府怎么会站到宗室对立面去!世子暗地里发狠,承诺捐粮赈灾已是很给面子了,再提清丈,便是得寸进尺,那真得要御前说道说道了!

廖镗闻言则沉下脸来。

当初是刘瑾提出的清丈河南,廖镗作为刘党急先锋已是在开封府撺掇这事许久了。

而今刘瑾倒了台,但此策却并未废止,廖镗揣摩着皇上心意,便打算继续牟足劲在清丈中立个大功,以洗掉刘党印记,再得重用。

清丈既要从彰德始,若叫赵藩绊住了,那后面诸王府更难推行了。

“王爷这是准备抗旨不尊了?”面对拦路石,廖镗眼里满是寒芒,语气森然,真真恨不得立时由抗旨变为谋逆,把赵藩彻底打倒在地。

“胡……胡说,胡说!”这顶帽子扣下来,赵王又气又急,嘴上都磕巴了。

赵王世子更是立刻厉声喝道“廖大人莫要血口喷人!”

殿内气氛登时又紧张起来。

倒是一直没出声的周贤打起圆场来,淡淡道“廖大人也是一心为圣上分忧,王爷亦是忠君爱民,二位都是好心,不过是话赶话说得急了些。”

周贤在宗室中的地位,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,廖镗都是晓得的,当先只得勉强放缓语气,道“是下官心急了。”

世子不理廖镗,只向周贤道“表叔明鉴。”又挑衅似的望了一眼沈瑞。

沈瑞竟也不提清丈了,向世子一笑,道“有一桩事,倒是世子必能为表率。先前皇上下旨颁布了《宗藩条例》,其中有放开入仕之禁一项。”

世子一脸嘲讽的望着沈瑞,“‘宗室将军、镇国辅国中尉有不愿授封者,可停封禄,与生员一体应试……’”

这开放入仕之禁也是给低级爵位者的,他是嫡长子又已请封了世子,是天然的下一任赵王,入仕与他有何相干?他作个甚表率!

却听沈瑞道“宗室子弟想科举入仕,也要自宗学好生苦读。以世子的才学,进士及第易如反掌,因此,若想立好这宗学,山长非世子莫属。想来各府也有学识渊博子弟愿意下场一试,怕不都要来求世子指点。”

世子到底是个少年郎,且是个对自己才学颇有自信的少年郎,听得此言,不免心下得意,亦有几分心动。

他也觉得自己科考必然高中,可惜身份所限不得下场,也是憾事一桩,然若他能教出几个进士学生来,岂不更显他学识!

虽这般想,但面上仍淡淡的,矜持道“沈传胪谬赞了。”

沈瑞又道“宗学要立,另有一桩,恕下官直言,各府虽有英才,却也难免树大有枯枝,有骄侈罪戾如朱祐椋者,这些人更需宗学使其明礼让、知律法。因而,宗学在延请名师之外,还需请‘严师’来,方见成效。

“而各府虽各立宗学,但只怕仍有诸多弊病,下官窃以为当设一总揽全局之职,于宗人府挂职,而在河南坐镇,沟通藩府与朝廷。此职任重道远,既需才学,更需才干,非世子这般德才兼备且有担当之人莫能为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皆惊诧的望向沈瑞,谁也没想到他能抛出这样一招。

宗藩条例里可是要求宗室子弟皆入宗学,不能通过考核毕业者就没有爵位与禄米。

若是在各府宗学之上再设一个“总管”之位,专门负责“沟通”藩府与朝廷,那权柄可想而知。

便是老实如赵王,也不免心动。

他清了清嗓子提示儿子,却见儿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垂头不语,便只得自家发声道“宗学若能立得住,立得稳,此后多出良才,便不入仕,能造福地方,也是利国利民之事。”

顿了顿,他又补充道“本王欲拨王庄田亩百倾以供宗学花销。”

沈瑞赞了又赞,又支招道“听闻湖广兴王先前就出资建了书院,这几个月也建了宗学,还依民间一些族学做法,以“奖学金”督促宗室子弟读书上进。而山东,衡王也曾拨银拨田资助青州府济世堂等医馆医学堂。种种良策上书朝廷,得了皇上好一番赞许。王爷,也可参考一二。”

赵王听得连连点头,立时跟着说道“大善!赵府宗学也当如此。”

兴王衡王都是明确表示支持宗藩条例的,赵王先前是观望派,而如今出了朱祐椋这个祸害,还是……通过建宗学表示一下支持宗藩条例的态度吧。

要说上书吹嘘自家宗学建得如何好,那容易得紧,他儿子可是一支生花妙笔!

赵王看了儿子一眼,道“这些你且都记牢了,建好了宗学便一一做来。”

世子似乎想通了什么,抬起头来冲父亲应了一声,转而竟郑重的向沈瑞拱手为礼,认真道“承蒙沈大人抬爱,厚煜愿意一试。”

赵王闻言登时放下心来,眉开眼笑的拼命点头。

沈瑞也微微颔首,还礼客气两句世子过谦了云云,他还是十分看好这个少年的。

“沈大人在山东广建书院医馆之事,我也有所耳闻,不知大人此来河南,是否也会多建书院、医馆?”世子忽问。

又道,“赵府虽家底比不得兴府、衡府厚实,但也愿为地方、为朝廷尽一份力,宗学之外,赵府愿再拨些王庄田亩,如那二府般资助书院医馆。”

少年的眸子清澈透亮,尤其说到书院时,更是眼中光华大盛。

沈瑞微微一愣,转而笑道“世子大仁大义。不瞒王爷与世子,下官确有建书院的打算,只不过,可能和世子所想有些出入。”

“彰德府,乃至河南境内河流颇多,这几年天时不好,正当好好利用河流之利。下官已请了先工部尚书李鐩李尚书出山,还想建几处水利工程学院,专门研究治水修渠灌溉诸般,以利农事……不知道世子对此是否有兴趣……”

赵王世子静静听完,想了想,扬了扬眉,“愿闻其详。”

沈瑞脸上绽出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来。

有人想做“教育家”宗室,总比想做“山大王”宗室强上万倍,他将非常乐意推动一把。

而腊月初,宗室里特别务正业、特别想升级当皇帝的那一位,他的儿子抵达了京师,积极准备着“太庙司香”,向着他的梦想迈进……

'一秒记住【666文学 www.666wx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